做合格的认证认可监管者

做合格的认证认可监管者

  我在提升监管效能、加强管理体系认证市场监管方面颇有感想,有三件事一直深深影响着我。 

  2008年初,我进入国家认监委从事认证行业管理工作。面对形形色色的环境管理体系认证机构和认证证书,我陷入了沉思。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如何有效监管?如何与国家的环保事业结合起来?带着疑问,2009年的一天我走访了环境保护部科技司,一位处长接待了我。她说,环境管理体系是个好东西,有助于环境保护工作,但是,一些机构把环境管理体系认证这本经念歪了,很多认证不可信,比如行政监管查到的一些环境违法企业,甚至出了环境事故的企业竟然也通过了环境管理体系认证;再看那么些环境管理体系认证机构中的人员,很多都不是学环保懂环保的。这么多有问题的、不专业的认证,环保部门怎么有信心采信呢? 

  2011年我跑国家发改委环资司较多,去谈在“十二五”《万家企业节能低碳行动方案》中推进和采信能源管理体系认证相关工作。在联系工作过程中最费力的是他们对中国认证市场缺乏足够信任。他们也认为认证是很好的评价工具,但是市场中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的一些问题对他们影响较大。经过不懈努力,他们最终同意与认监委联合发文鼓励企业通过认证并采信认证作为能源管理体系建设效果的评价手段。但是,留下一句让我铭心的话:“希望在推进能源管理体系认证中,吸取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失控的教训”。 

  2015年初我到住建部标准定额司商谈建立建筑施工企业质量管理体系认证制度相关工作(《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明确“要严格建筑质量管理,推行质量体系认证制度”)。定额司同志说,这工作很必要,作为认证认可工作部际联席会议的成员单位,他们积极支持建立该项认证制度。但是,住建部相关业务司对认证效果很有意见,因为以前住建部与认监委共同推进建筑施工企业质量体系(GB/T50430)认证,实施几年来看,也出现过恶性价格竞争、不达标“放水”等问题。定额司同志说,在参差不齐的认证市场环境中,推行正式的认证制度并且要在建筑施工质量监管中采信,风险比较大,不能操之过急。 

  这三个事例,让我看到认证有效性不高可能会拖认证认可事业发展的后腿,让我感到加强监管的紧迫。我是一个看准了事就想完美实现的人,两年前我已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我还有5年左右的工作时间,在退休前我要完善管理体系认证活动监管机制,发挥机制作用提升监管效能和认证有效性。为了这个目标,我要努力工作,努力钻研,努力创新,努争取在退休时给自己划上一个满意的句号。(国家认监委认可监管部 庞翔)